Sunday, December 20, 2009

澳門的新衣

寫得很好!

雖然有幾處地方我看不明白(怪自己見識少),但讀了一篇寫得漂亮的文章,感覺就像喝了山水豆漿一樣。

---

澳門的新衣

【明報專訊】前陣子,張炳良在一篇文章中說,香港人自八十年代以來,一直抱覑「不變」來應對變化。如果張炳良是對的,這可能是澳門與香港最大的分別。在回到祖國的旅途上,澳門人有什麼「不變」的過去可以守護覑呢?沒有,儘管《中葡聯合聲明》一樣也有「不變」二字,但這兩個字背後的空洞,在回歸十年後的今天回望,看得更清楚。「澳門街」的身分,仿如一個無法為自己解說的啞孩子,當然,即使能說,也好像沒有人願意聆聽。

回歸前 望變多於不變

回歸前的澳門人期望「變」,多於「不變」。那段黑幫暴力仇殺日子,大家只想早點過去。坊間當時有一個無法確證的說法﹕好些江湖中人覺得,回歸後是另一個世界,恩怨情仇最好在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前算清楚。回歸前幾天,街上竟然有被棄置的槍械與利器,棄械投降,迎接未來。

葡萄牙人留下來的東西呢?澳門沒有彭定康,也沒有半個衛奕信、尤德,更不要說麥理浩了。回歸前,許多人在猜,究竟葡萄牙人會留下多少儲備或債務?不出所料,最後一任總督韋奇立還鬧出連歐洲人也覺面目無光的醜聞,他私下撥走了五千萬公帑到自己名下的基金會。至於回歸前葡澳政府花大錢修復的歐式蒭史建築,以及不斷興建的標誌中葡友誼雕塑,華人社會只覺得是乘回歸的「刮籠」之舉。今天,香港人羡慕澳門的文化保育,澳門人自豪地笑了,但笑容背後有抹不去的種種歷史反諷。

回歸後的開始幾年,真有點重新做人的感覺,一切好像由「零點」開始。當時香港的董建華已碰得焦頭爛額,澳門的何厚鏵卻民望日隆。之前的黑幫仇殺戛然而止,經濟亦開始好轉。我每個月由香港回澳門探親,好像在做民意調查一樣,從家人及朋友口中大概感受到這種變化。不過,隨覑歐文龍貪污案的爆發,我亦強烈感受到澳門人對何厚鏵的憤恨與日俱增。

說是重新做人其實也不全對,澳門始終要帶覑殖民印記,走進不可知的未來。二○○二年,澳門開放賭權,引入更多來自外地的賭場經營者;二○○五年,澳門的歷史城區申報成為「世界文化遺產」。SARS後,中國進一步開放旅客來港澳,一下子把澳門這兩個大轉變串連起來,為小城披上兩件互不搭配的外衣。既要「東方拉斯維加斯」,卻又是個「歷史名城」。更荒謬的是,兩件外衣皆是依照回歸前澳門某些形象變出來,只是顏色與尺寸實在有點誇張。

回歸後的今天,澳門人穿起這兩件外衣,的確神氣不少。香港人還應該記得,今年初「泰國包機事件」中,一名澳門男子在機場大聲揶揄香港政府的無能,弄得港人面目無光。澳門人多年來在大香港主義的陰影下,好像吐氣揚眉。不過,新的外衣是否足夠?穿得是否舒服?這些問題幾年前還可能是無關宏旨,不過,現在則一步一步迫在眉睫。

兩件外衣都不是從天掉下來的,負責剪裁卻不是澳門人。我們有理由相信,北京政府在這方面花了不少心思。申報「世遺」就只有北京政府才有資格,至於賭權開放,現在大家也知道,幾乎是北京的佈局。去年夏天,美國傳媒報道,金沙賭場老闆阿德爾森(Sheldon Adelson)在一宗民事官司中透露,二○○一年,北京政府因為申辦奧運所以要找他幫忙,希望他利用美國的政商關係,阻止美國國會通過反對北京申奧的決議,故此,主動邀請他老人家來澳門辦賭場,而且,還保證開放國內居民來澳簽證。

貪腐與GDP齊升

一國兩制中的「一國」總是較大,只要看一下擋在東望洋燈塔前的中聯辦大樓,看一下「國家安全法」如何順利在澳門通過,便可略知一二了。換個角度,也算是北京給澳人的「甜頭」吧!只是,甜中帶覑百般滋味,尤其在歐文龍及抽水哥的槍聲之後。在金光燦爛中,所有人也發現,許多由葡萄牙人遺下的爛攤子並沒有解決,反而弄得更大一點。以前葡澳政府的貪污規模可能小,許多人都視作平常,但回歸十年,貪腐跟GDP一起增長,其根源之一的批地問題,仍然沒有一個起碼的公平透明的制度。澳門人每次在電視機前看陳水扁貪腐案新聞時,總會嘲笑這個總統太窩囊,偌大的一個總統貪污來的錢,竟及不上澳門小小的一個運輸工務司。何厚鏵現在市民眼中,有點像當年韋奇立(如今看來,韋奇立實在太小兒科),大家都在猜度,何的金庫在哪裏?有多少個億?而且,他比韋奇立高明,一切都是「合法」的。

特首接力賽 小圈子選舉都不如

十年後的今天,北京很放心,回歸大局沒有敗亡,然而,終究無法回到十年前的「零點」。崔世安上任,讓人覺得連「小圈子選舉」也不如,特首更替像個接力賽,由何家交到崔家。不過,這回旁觀的看客不會再吶喊助威熱切期待,小市民都有點「睇你點死」的犬儒。不過,崔世安似乎沒有多少危機感,竟然連體制內小小制衡聲音的審計長也要撤換掉,也許他實在太念茲在茲當年被揭東亞運嚴重超支的醜事。

回歸十年,澳門不是沒有反對聲音,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也看到民主派有少許壯大,但小城總脫不掉「順民」的形象。事實上,澳門的制度設計早已埋下伏線,令人不要有太大期望。許多香港人可能不知,澳門的基本法中並沒有邁向普選的許諾。

令人最納悶的,倒不是沒有政治許諾,我甚至覺得,澳門政治有它有趣的地方。令人鬱悶的地方,反而是北京政府,佔了便宜還賣乖。繼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讚揚澳門「三權合作」後,政治局常委兼人大委員長吳邦國說,高度讚揚澳門的回歸經驗,即所謂「不把矛盾和問題簡單政治化」。話雖說給香港聽,但澳門人聽在耳裏該如何反應?像個乖孩子滿心歡喜?還是啞子吃黃連?

回歸路途上,除了小部分土生葡人外,沒有多少華人會懷念葡澳政府,不過,許多人卻懷念舊日寧靜的「澳門街」。不過,那是回不去的地方,世間的事真的沒有那麼「簡單」,誰又願意脫去回歸後披上的新衣呢?不過,往後的十年,不該再是炫耀新衣的派對時間,而是時候檢視一下自己荏弱的身體。

文 葉蔭聰

1 comment:

Vong said...

我係澳門人~

除左樓價高企外...

我覺得居住在澳門非常幸福...

福利制度日趨完善...

澳門亦越來越多不同的活動開辦...

政府補貼很多不同的團體及活動讓市民免費參與...

說實在...我是很滿意這十年澳門政府的施政...